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五常稻米网 >> 五常大米五常人 >> 文章正文
 

无限风光在田庄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    更新时间:2019/11/7


     
 

钟长荣


    乘坐大卡车,行驶在平坦干净的白石路上,金秋十月的日光将无边的稻海映出迷人的绚丽,一座座恬静的村落在黄绿夹杂的树林中时隐时现,不仅使人想起大诗人陶渊明的名句:“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我确信,这是诗人发自肺腑的呼唤,因为我此时感同身受。

    远望近观,丰收在望,心中喜悦,溢于言表,“五常年年风调雨顺,真是奇迹!”我脱口而出。

    年轻的司机立即附和道:“说也真怪,这几年四处闹灾,五常却稳坐钓鱼台,真是上天的恩赐!”

    “还要感谢我们的祖先起的好名字,仁义礼智信,缺一不可,上天能不喜欢!”我即刻联想到儒家的大义。

    大卡车来到由白石板环绕的、沐浴在日光下的一座温馨小村,在一处有木板栅栏围绕的大宅院铁门前停了下来。

    推开铁门,一座高耸的四间大瓦房闪现在眼前。刚迈入院,便迎来了摇摇摆摆的一群大白鹅和胖白鸭。大白鹅引吭高歌,胖白鸭呱呱奏乐,活像是热烈欢迎我们的仪仗队。然而,那十几只公鸡母鸡却只顾相拥相爱在墙根脚下,对我们不屑一顾,只有一只亭亭玉立的美丽的大公鸡,像是作为它们的代表,站立其旁,友好地凝视着我们。宽敞的大猪圈里的十几头大白猪都站立起来,挺胸昂首,用亮晶晶的小眼睛盯着我们,不停地哼哼,像是欢迎,又像是质疑。

    板条围住的菜园生机勃勃,粗胖挺拔的白菜整齐排列,白帮绿叶紧抱其心;粉红色的大萝卜躲在深绿色的英子底下娇媚可亲;真是:萝卜含羞笑,白菜也温柔。

    我贪婪地望着这生机盎然的菜园和热情好客的禽畜,心里涌动起一种“农家之乐为真乐”的波澜。

    天不作美,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起来,我们一行五人只好躲到主人家房山头的大棚子里,大鹅,胖鸭,公鸡,母鸡,也都随我们一道避起雨来,它们在离我们较远的地方,却时时张望着我们。万物灵性皆可爱啊!

    雨停了,这家的女主人回来了。她手持镰刀,头部用围巾包得严严实实,脚拖一双肥大的水靴,显得疲惫不堪的样子。见到我们微微一笑,便打开了房门的铁锁。

    几位女人忙着做午饭。

    一阵欢笑声从村街上传来,几位手持镰刀、浑身是泥的男人迈进了院子。他们说说笑笑,吵吵嚷嚷,洗洗涮涮,简单扼要地诉说稀泥里割稻的艰难,却丝毫没有埋怨天不作美的情绪,院子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这家的男主人,四十几岁,膀大腰圆,喜笑颜开,非要带我把他家的所有设备统统观赏一遍不可。

    大仓库里各式各样的新式旧式农具簇拥着一辆大型的四轮车。正屋的厨房、卧室、客厅都已装饰一新,宽敞明亮。电冰箱,电视机,电风扇,电脑,大衣柜,应有尽有。粮仓里装满稻粒的大 麻袋直堆到顶棚,门口只能供一两人转身;他告诉我:这是去年的陈粮,过几天发往大庆,卖个好价钱。粮仓后院是两亩水田,成排的稻码子在太阳光下睡得舒舒服服。

   “这真是神仙住的世外桃源,就在这里颐养天年吧!”我很羡慕他们的生活。

   “老了还得到城里去,这里缺医少药,不行;城里的楼房已经买好了,租出去了。”

    我好奇地问:“你家可算是这里的头等户了吧?”

    他立即摇摇头不无遗憾地说:“哪里哪里,比我强的多的很;过去我家是下等户,现在我不想抱下洼地了!”

    匆匆地吃了午饭,又要下地了。这家主人的父亲已经七十岁了,他主动将几把镰刀集中起来,然后将其磨得凛凛发光。

    他们都阻止我下地,说我弱不禁风,干不了这样的累活。我立即声明道:我下过乡,割稻子是内行。我拎起镰刀往外就走,忽听得一声惨叫,我急忙回头高喊:“刀下留鸡!”话音刚落,那只热情好客美丽的大公鸡已经成了这家主人的刀下之鬼。它被扔到磗地上还扑愣了好几下,冒着热气的鲜红的血液将一大片砖地染红了。我十分后悔,要不是我们来,这只美丽的大公鸡何至于丧命呢!我心里叨念着:“我是一口也不会吃的!”

    他家的稻田在森林般的玉米高杆的包围之中。那玉米地一望无边,高耸的秸秆像直入云天的白杨,每根秸秆上都斜立着两三颗既粗且长的玉米棒子。那玉米棒子沉甸甸的,已经摇摇欲坠了。

    如今玉米的秸秆会长得如此之高,玉米棒子会长得如此粗大,是我当年下乡时所未曾见到的;是现代化的科技使然,还是现代化的人心造就,或者是兼而有之?我只觉得那玉米棒子也在对我们开怀大笑。

    金黄的稻海在太阳光下闪动着耀眼的光芒,联想到那白花花的五常大米流向五湖四海而被人疯抢的场景,胸中就涌起一阵喜悦。

    入秋以来,接连不断的阴雨天,使得稻田里积存了不少泥水,高一点的地块穿鞋尚可作业,低洼地块非穿水靴不可。但穿水靴踏入泥里容易,拔出来却很费劲,弄得满脸满身都是稀泥;几个小伙子索性脱掉水靴,光脚插入冰冷的稀泥地里。娄老汉是乐天派,他总是把这里的空气煽呼得很快活,“这哪里是割稻子,分明是红军过草地!天下顶数农民苦,按理说,农民生活应该比谁都好,可是实际呢?”

    我故意与他开玩笑说:“你可别不实足,说杀鸡就杀鸡,想吃啥就吃啥,从前过年也未必如此!”

娄老汉并不反驳,却转移话题说:“如果那些贪官污吏干点正事该有多好,我看就应该让他们来尝尝这割地的滋味!”

   “你可拉倒吧,都来割地,谁来管理?没人管理,乱套怎办?”他的儿子笑着反驳。

   “大帮哄时代管理严不严?一年到头,没有闲时候,可就是打不多少粮食;如今自己说了算,家家大丰收,你说怪不怪!”娄老汉据理以争。

    我又故意与他开玩笑道:“你这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小心割你的尾巴!”

    娄老汉将声音抬高了八度嚷道:“什么这个主义那个主义,吃饱饭就是好主义!”这充满哲理的声音在晴朗的高空上久久地回荡着。

    晚间这顿饭吃了很长时间,人们都十分留恋这极度疲惫之后的温馨时刻。娄老汉自然唱主角,他手提装满高度白酒的塑料桶,将清冽的白酒倒入每个人的酒碗,先是朗朗大笑,接着便夸夸其谈:“春天我来插秧,秋天我来割地,这就是我养儿子的福分!”

    我很感动,干了一辈子的庄稼活,到了古稀之年,农闲时到城里打工挣钱,农忙时还要帮助儿子抢收粮食,真是一种少有的昂扬向上的精神!于是我感慨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不给儿孙作马牛,你也要悠着点!”

   “我与你的想法不一样,我是甘为儿孙作马牛!”

    我的心紧缩了一下,觉得他的形象顿时高大了许多,如今,不是许许多多的老人都在为儿孙作马牛吗?这难道不是人性的光辉在闪耀吗?

    大卡车在夜色中穿行,远村的灯光渐离渐远,当城市的灯火扑面而来的时刻,我知道高楼里的人们正在电视机前搜索自己心爱的节目了,但他们岂能够欣赏到回到田庄的那种无限风光呢!


 

      本文在五常市委宣传部和五常市委网信办联合主办的“记录新时代·书写新五常·讴歌新辉煌”为主题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征文活动中,荣获特别奖。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战略合作伙伴

    五常合作社网 五常松粳香米业 四季稻香合作社 五常市龙洋米业 五常市龙源米业 五常市龙杰米业 五常市丰源米业
    五常塞外水晶米 五常市绿苗米业 五常安家制米 旷世奇田合作社 龙凤山水农业 五常北方米业 五常粮原谷物
    北农朝鲜族粮油 龙凤山长粒香米 金尚有机水稻 五常农家大米 丰年水稻合作社 谷往金来合作社 卢勇农民合作社
    谷道香农业 安家大米经销处 金盛水稻合作社 五常汤洪斌合作社 浩海水稻合作社 五常农之坊水稻 礼尚往来合作社
    秋然稻香合作社 中怡水稻合作社 五常稻禾源米业 五常小稻夫合作社 季可得化肥公司 五常天顺宇园米业 五常裕尊米业
    丰华大米合作社 五常旭泽福合作社 文龙水稻合作社 正阳水稻合作社 五常聚丰源合作社 李家仓合作社 实月稻香合作社
    五常郁金米业 稼瑞水稻合作社 爱米水稻合作社 民益水稻合作社 玖恩水稻合作社 金端源合作社 五常大米爱米阁
    天之鉴合作社 盛园大地合作社 五常那军合作社 官仓稻场合作社 海兴水稻合作社 永顺丰合作社 明烁水稻合作社
    康基水稻合作社 雪国粮仓合作社 百谷香合作社 首誉合作社 真志水稻合作社 天蓝蓝水稻合作社 肆禾水稻合作社
    昱晟达合作社 缔明合作社 禾香玉合作社 隆起合作社 五常友金合作社 伟健合作社 五常丰宏米业
    五常靖宇米业 五常魏氏合作社 五常大田合作社 五常珍珠大米 咱屯子合作社 稻安佳合作社 友好水稻合作社
    喜丰收合作社 生财有稻合作社 中扬水稻合作社 小农夫合作社 绿硕水稻合作社 兴武水稻合作社 铂金田园合作社
    老八合作社 稻师傅合作社 新起源合作社 隆昌米业公司 亿农合作社 两棵松合作社 馨米源合作社
    七颗星合作社 郑东子合作社 周成店合作社 和粮农业 东涛合作社 顺昌合作社 海秀合作社
    哈尔滨绿色生态 五家稻水稻合作社 多禾水稻合作社 百利水稻合作社 本真源水稻合作社 五常水稻种植户 五常利旺合作社
    延礼合作社 稻仓水稻合作社 馨泽谷合作社 良子水稻合作社 五常沿河米业 中梁国米有机大米 宇兴水稻合作社
    顺禾合作社 华运合作社 林辉合作社 郭殿英合作社 柴府合作社 河畔农家合作社 纪氏田丰合作社
    水稻合作社 九米农业 宋艳芳合作社 五常迟记合作社 麦浪合作社 维吾稻合作社 五常战胜合作社
    梓辉合作社 博泰合作社 硕宝合作社 庆凌合作社 瑞莲水稻合作社 禾禾谷农业 ……

    本站为五常市本土网站,力在宣传五常大米,弘扬稻米文化,提高我们五常大米的更高知名度。
    建站12年来为五常米企和客户搭建诚信桥梁,为发展五常农业,展示五常原产地品牌,建设五常服务着。
    义务顾问:国超 电 话(微信):15590891888 业务QQ1:670566666;业务QQ2:670577777
    五常大米QQ交流一群:46196699 二群:157057712 邮箱:5cxx@163.com 
    黑ICP备06007454号-2 营业执照 哈公网监备2301001603号 法律顾问:孔敏律师